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本草藏香

制药人的专业GMP空间

 
 
 

日志

 
 

杭州:莼香挽帘秋梦来  

2016-05-18 16:47:30|  分类: 心情【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杭州是我去过最多次的城市,所以只要说起杭州,我的大脑里就会呈现出一幅城市地图,主干道、商业区、风景名胜、历史遗迹,好像一处处都很鲜活。杭州是一座让人容易喜欢上的城市,想必不是因为它的繁华热闹,更多的人是喜欢它的灵气和美丽。我也是如此,杭州的其它对我没有吸引力,我只爱它婉约宁静的那一面。我喜欢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苏轼的大江东去,也喜欢李清照的帘卷西风,柳永的执手相看泪眼,纳兰性德的一钩残照、半帘飞絮。杭州就是李清照、柳永、纳兰性德的词,没有大漠孤烟,只有故国江南,这是座婉约到极致的城市,不豪放,但也绝不中性。它是个江湖,更是金庸小说里沉鱼落雁的王语嫣,不可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萧峰,也绝不可能是不男不女的东方不败。
每次去杭州,我都选择住在紧邻西湖的地方,只为了方便在西湖边散步。西湖的四季,甚至每天都人潮如海,所以要找人少的时候很难,估计只有在凌晨以后、清晨以前的短短几个小时才有可能。有年冬天,我住在离湖一路之隔的香格里拉,晚上故意晚睡,到十一点多出酒店,穿过马路就到了西湖,这个时间西湖边就真没有几个人了,游客和文艺青年都已经回去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各处的店铺也关掉了嘈杂喧嚣,留在湖边的除了流浪汉,还有就是我这样空有流浪的心,却没有流浪气质和行动的假流浪者们,所以只好深夜出来,假装流浪一会,满足一下自己白天商业、晚上文艺的心,不知应算作虚荣还是虚伪,说实话,很多时候也管不了别人怎么想,只要别做违法或者缺德的事,自己开心就好,。
夜深人静时的西湖或许谈不上美丽,但多了慵懒的气质,这也是它即将入睡的时间,像一个刚从浴室洗浴出来,穿着浴袍的少妇,最是真实和放松,都是属于自己的时光。想必湖边廖落的几个人,不会影响到西湖的休憩,如果真有些打扰,心中还是有点惭愧,只好说声抱歉。在浓浓的夜色中,昏黄的路灯只能照在岸边的路上,我的身影被投射的时长时短,在冬日寒冷的湖风吹拂下,显得跟西湖一样孤独,但内心很安静平和,也不用跟西湖交流,唯独只想借它的气息,各自心安而已。
走在深夜的湖边,仿佛能听见阿炳的二胡呜咽,忧郁的琴声里情深似湖,好像能看见许仙的白衣如雪,在等待着与白素贞的断桥相会,隐约能见到山伯英台的十八相送,同窗共读岁月中的竹马青梅。三潭印月、断桥残雪、雷峰夕照是风景,还是这个城市的卿卿我我、耳鬓厮磨?这个问题有些模糊,但答案又似乎很清晰,我只想在晚上静静地散步,不想弄清这些问题。从湖边回到酒店,很安心地熟睡过去,没有胡思乱想世间的纷纷扰扰,既然选择住在湖边,也得跟西湖的气质相称不是。
杭州的物产也是那么江南,龙井、莼菜、菱角,都是些听起来就嫩乎乎的名字,好象刚从诗经、唐诗、宋词、元曲中才走出来,听着就已经有了韵味,好像不应该跟口舌搅在一起,更适合拿来吟诵。
以前有个女性朋友家在龙井村,每年自家采制的明前龙井都送我一小罐,虽没有精美包装,但茶是上好的茶,也许龙井跟这样的朴素更般配,更能泡出龙井茶的真味道。平日里我更喜欢喝红茶,但我喜欢看龙井嫩绿的叶片在玻璃杯中沉浮,还有氤氲热气中飘过来的茶香,更为重要的是杯里泡出来的浓浓情意。这些茶,我一定自己喝,从不拿来送人,因为它茶淡人心暖。
每次到杭州,只要时节赶上,我最喜欢的一道菜是西湖莼菜羹。做法是将新鲜的西湖莼菜放入煮沸的水中轻轻一氽,快速捞出,置入汤碗,然后把鸡脯肉、火腿吊的原汤放在锅内烧开,放轻盐,汤倒入捞出的莼菜上,再撒上鸡丝、火腿丝,淋上熟鸡油,一道色彩丰富、味道清香、口感嫩滑的西湖莼菜羹就呈现在餐桌之上,像一幅展现江南的水彩画,把你带入江南的意境。另外还有莼菜配银鱼的莼菜银鱼羹,也是经典,莼菜嫩绿,银鱼雪白,只是颜色就足以表现出它的唯美和浪漫。莼菜本身没有味道,但接受了银鱼的鲜,银鱼太小,口感很难品出,可融合了莼菜的滑,各自都呈现出更让人惊叹的美味。不吃几次莼菜,是算不得到过杭州的,什么西湖醋鱼只是应景的菜品,莼菜才是聚了江南灵气的时鲜之作。
莼菜是江南特产,很多北方人估计一辈子也不曾见过这玩意。暮春初夏时节,江南的池塘里水温变暖,就会长出莼菜,椭圆的叶子飘浮在水面上,根茎在水下。吃的莼菜是采摘叶子没有完全舒展开的,划着小船或木盆,手从水下轻轻地摘下,这就是汉府诗中描写的“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刚采的莼菜二边的叶子向中间卷起,裹满了黏液,不小心会从手中溜走,采下的莼菜要赶紧送上餐桌,否则就没办法吃了。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提到的椒油莼齑酱是莼菜的另一种吃法,王夫人道:“今日我吃斋,没有别的东西,那些面筋豆腐老太太又不甚爱吃,只拣了一样椒油莼齑酱来。”莼齑酱的“齑”就是把蔬菜的茎叶切细,加细盐、姜末、葱末、茴香、椒油、料酒、陈醋腌制,制作成家常食用的酱菜。制作椒油莼齑酱要挑选茎叶较嫩的莼菜,洗净后放入沸水中焯水,再捞入冷水盆中漂洗,用包布挤干水后切碎加入调料拌匀。说实话,我只听说过,只在《红楼梦》中看到过,还真没有吃过,一定要找机会尝尝。
到杭州,在西湖边的茶楼喝茶是必须附的风雅, 西湖边的茶楼很多,也都各有特色,但外面风景是一样的,至于个人的心情只有自己知道。白天可以看人来人往、日出日落、风起风息,晚上则各家红笼高挂、灯火点点,别人是你的风景,你也是别人的风景。杭州的茶楼不像成都的那么嘈杂,也不像重庆的那么市井,像个邻家的小家碧玉,安静亲和。我更喜欢杭州茶楼的感觉,约三二好友,点一壶好茶,聊几句闲天,没有麻将声声,也没有粗汉的呼喊,一切更为娴静,我能体会到什么是似水流年。我是真心喜欢灵性的杭州,真心喜欢嫩滑的莼菜羹,真心喜欢坐在湖边的茶楼,品自己的那壶龙井。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