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本草藏香

制药人的专业GMP空间

 
 
 

日志

 
 

江西中药产业:“老字辈”要闯大市场  

2017-12-29 12:30:03|  分类: 工作【传统中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药产业,既是饱含深厚的民族情愫、给中华民族带来极大福祉的行业,又是一个在现代商品市场占有独特空间,并以极高幅度增长的巨大产业。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中药因其源自天然的特性越来越显示其魅力,国际市场每年以15%以上的速度增长,被看成是“朝阳产业”;另一方面,在全球300亿美元的中草药市场份额中,中国的出口仅占了3-5%,日韩等国不仅占据了近90%的国际中药市场份额,还吞食了国内30%的市场。这不能不是我们的一个隐痛,有人叩问:中药还姓“中”吗?

在中国传统的医、药行业中,江西的药可谓权重三分。“药不过樟树不灵”、“药不过樟树不齐”,足显赣药在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在振兴中药呼声日高的今天,江西是不是有着更重的责任感和道义感?回归到经济问题上,三方面理由足以让我们高度关注:

其一,随着人民对生命质量的愈加关注,植物保健类商品成为消费所必须的人群越来越多,市场空间广阔,江西不能错失这块市场。

其二、中药产业,一头连着广大农户,一头连着现代大工业,是工业、农业互动最关联的产业。发展中药产业,是江西以工业化带动农业产业化、推动农业结构调整、促进农民增收的最现实的选择之一。

其三,江西有着独特的地道药材资源优势和产业传统,是江西有资格在现代工业领域争雄的为数不多的产业之一。只要把握得当,完全可以成为具有“立省”意义的产业。

令人担忧的是,江西中药产业缺乏一个统一的协调机制,拳头产品的选择方向尚不明晰,各抓各的药,难以形成产业特色。本期话题讨论江西的中药产业,是希望引起各界对中药产业的更多关注。

主持人:振兴中药产业的呼声由来已久,这背后似乎还包含了很强烈的民族情感。对现代中药产业应如何看?

廖延雄:中医药是中国传统的精华,在世界上都很少有。中医药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应用非常普遍,特别是在广大农村,中医药也在农村医疗市场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从发展经济的角度看,药材的种植既可以给农民带来很大的收入,又提供了工业原料,是工业农业高度相关的产业。

彭志平:中成药和生物医药产业是传统产业和现代产业相结合,集第一、二、三产业为一体的朝阳产业;是充分利用当代新科技革命成果,用高新技术和先进实用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使其优化升级的新兴产业,是当今世界流行的绿色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这些年来,随着该产业的持续发展,已经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一项具有较强发展态势和广阔市场前景的战略性产业。

皮持衡:我的主攻方向是中医。我给病人看病的“工具”就是中药。都说“医药不分家”,如果没有中药产业的发展,中医的发展也是不可能的。

盛洪流:中药是属于药品的范畴。医药产业是目前世界上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多年来一直保持着持续快速的增长,在国际上被公认为“永不衰落的朝阳产业”。我所掌握的数字是,1991年全球医药市场的销售收入是205亿美元,2002年增加到4006亿美元,年均增长速度达到8%,远高于同期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

在世界上植物药的需求量也是增长非常快的,它占整个全球药品需求总量的30%左右。按照1998年的资料,全世界大约有270亿美元的容量,也就是说需求量非常大,加上最近发现化学药有副作用、抗药性和污染等不少的问题,国际上对中药材认可程度逐渐提高。

主持人:目前江西中药产业发展情况怎样?

盛洪流:江西的中药这几年发展是比较快的。2003年,江西中药销售收入列全国第5位,利润列全国第12位。今年1-6月份统计结果显示,江西中药销售收入已经列全国第2位,利润列全国第8位。我们的中药产值按不变价算,江西中药占全国的5.1%,现价在5.8%,利润是10.2%,销售收入为5.88%。相对来说,我们医药产业总体上销售收入占全国的2.1%,而中药却占了中药产业的5.88%,这说明我们中药的比重还是比较高。就利润来说,2003年,我们江西医药产业中全国的1.28%,中药却占了全国总利润的10.2%,综合这些数字我们发现,中药无论是在全国还是江西,它的位置都非常重要,江西中药的工业总产值比重已经超过了医药产业的60%。这也说明,我们省已经由化学制药工业向中药工业过渡,目前正处于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的关键时期。

近几年,江中制药、汇仁制药、济民药业、桑海集团等一批中药企业通过新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手段的实施,快速成长起来,进入了全国中药50强中。从利润来看,江中是第16名,汇仁是第19名,济民第50名。这说明了我们的中药产业已经初具规模了。

主持人:江西中药产业面临什么样的机遇?

廖延雄:随着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对精神文化、健康安全等方面的需求也日益增长,医学模式和人们健康意识的转变,疾病谱的变化,医源性、药源性、心身疾病、老龄性疾病等增多,以及中医药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日益扩大,这些都为中成药和生物医药产业发展以及保健产品开发搭建了新的舞台,拓展了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和更加美好的前景,中成药和生物医药产业是最主要的保健产业,已经成为医药产业的半壁江山。

皮持衡:根据医学机构调查,49%的疾病西医药无法治疗,20%左右的病人因服用西药出现毒副作用而停药,人们对天然药物的需求与日俱增,植物药逐渐成为人们首选。据统计,世界上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建立了各种类型的植物医药机构。国际上一些大型医药企业开始重视传统的植物药新产品的研发工作,以达到拓展市场的目的,获取更大利润。在世界药品市场上,天然植物药的市场交易额正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

彭志平:欧洲、俄罗斯也兴起了中医药热。欧洲共同体的天然植物药发展速度已超过化学药品,而且有比较完整的销售系统。欧洲共同体是目前全球潜力最大、最有发展前途的天然植物药市场。近年来,欧洲天然草药补品的市场规模已达70亿美元左右。制药工业发达的意大利,以天然植物药为原料的药物制剂品种达200余种,每年消耗的植物药占药品总额的23%。法国、德国、瑞士的植物药比例占到24%至38%。德国从中国进口银杏叶,用现代化工业技术进行提取,将提取物制成治疗心血管药物,销售额达到3亿美元。

目前,美国已放宽中草药进口,美国国会通过的《植物药在美批准法》开始允许传统植物药中的天然复方混合制剂作为药物进入美国市场,美国有48个州承认中医药、针灸的合法地位,全美有1万余名中医针灸医师。在加利福尼亚州,政府还批准成立了美国中医药研究院。

盛洪流:我到美国考察前,听说美国对中药管理得非常严,中药都没有卖。但我到了唐人街后,发现了很多店铺在卖中药,并且很全。我们省产的草珊瑚含片在那边卖一美元一盒,珍视明滴眼液是3.29美元一瓶。因为美国的华人非常多,亚裔人口有1300多万人,这一块市场很大。所以说,中药在国际上的市场很大,我们以前是没有去开拓它。

主持人:目前江西中药产业主要存在一些什么问题?

皮持衡:现在,人们提起中药,脑子里的印象仍是“一抓一大把,一煮一大锅,一喝一大碗”。在中医药渐成医学发展新宠、中药产业孕育国内外巨大潜在市场的今天,延续了几千年的中药概念严重制约了我们抢占这个市场空间。固守传统、缺乏高新科技的推进、与现代国际医学理论不接轨等,使我国的中药产业仍然停留在为国外提供原料、“郎中抓药”的低水平开发上。“国粹”在新的机遇面前失了先机。

盛洪流:江西中药产业存在的问题就是企业利润相对较低。我前面说过,今年1—6月份,我省中药的销售收入在全国是排在第二位,而利润却是第八位。因为我们省的企业的利润率低。相反,天津天士力集团,它的销售收入不高,但利润却是全国首位。

而企业利润率低的原因又是我们的新产品开发落后造成的。2003年,我们省的中药新产品的产值只占全国新产品产值的0.27%,相对于全省销售收入占全国的5.88%来说,增长的都是以前的产品,新产品的增长含量都是很低的。具体表现在,我们在新药的开发,特别是一、二类新药开发方面没有突破,几年过去了,我们还只是金水宝和虫草粉两个品种。

廖延雄:说到这里,我们不能回避的问题就是这与科技应用和投入有关系。这几年,其他各省在新药开发方面发展都非常快,都是在中药产业进行科技和资金的投入。

目前我们的中药还难摆脱“郎中抓药”的影响,虽然现在用砂锅煎药喝的人少了,但多年来的发展也仅局限在将“砂锅煎药”变成“机械制药”,将难以下咽的汤剂变成较易接受的“片、丸、膏、丹、散”剂,并未完成对中药有效成分的分离和提取,药还得“一大把一大把”地吃。患者很难像服用西药一样,吃一粒、二粒,甚至吃半片就能“药到病除”。

说到江西的科研单位,里面的设备很落后、资金投入也不够,当然人才是有,但不多、不精也不高,更谈不上把国内最优秀的人才吸引进来。

我看,这个问题的产生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大多数的药厂和科研机构多少有些“近视眼”———急功近利。我们强调投入就要有产出是对的,但是对有些研究不能急功近利,投入后到几年后才能见效。世界有名的巴斯特研究所,它每10个研究项目中如果有一个投放市场,都已经很不错了。

另外,我们现在很多的研究单位,要求研究人员去赚钱。我认为那是不切实际的,因为有些人只适宜研究,有些人只适宜作市场,不能在人员使用上不针对人才的长处去使用,使用它的短处,效果就好不了。

皮持衡:还有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没有把我们的资源优势变成产业优势。例如草珊瑚,它是我们的地道药材,从产品的需要上来看,我们的牙膏、含片都大量需要这种中药,应该说对原材料的需求量是很大的。但它没有带动江西草珊瑚的种植上的发展,我们大量的原料仍然要从外省买进来的。

盛洪流:江西管药材种植的有很多部门,但没有哪一个部门能管得好。我曾经在省政协会上写了提案,希望中药材的种植能够有个部门来牵头协调,但最后调查的结果包括农业开发办、扶贫办、科技部门都做了工作,但都是没有从整个产业链去联动。刚才皮教授说的情况相反的方面就是,销售量比较大的产品使用的原材料却不一定是江西的药材资源,也没有带动药材的发展。汇仁肾宝就是个例子,它里面的大部分原料都是外省来的。

在产业方面,我们还存在着“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毛病。有的有开发能力,但没有销售能力,销售方面没有人;有的是有开发能力却没有品种资源。省内的江中、汇仁在处方药销售方面的队伍就比较弱。这就如同我们的每个环节都可能是“奔驰”的零件,但由于不能进行资源的合理调配,就不能组装成“奔驰车”。

彭志平:我想,我们在资源的利用方面还是不充分。首先是农民零星、盲目甚至是不规范种植的状况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变。我们调查,11个地市都是这样。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的组织引导和规划的力度不够,在中药材种植的科学选址和科学开发方面的力度不够。如我们的车前子,它是地道药材,现在澳大利亚将它做成了保健饮料,在澳大利亚一个人一天就可以消费一美元,但我们还是在满足于为他们提供原料的角色;其次,传统的优势药材在发展中不断失落。原来我们的枳壳份额比四川、湖南省的都大,但现在只占全国的12%,不如四川和湖南了。

廖延雄:这跟我们的技术也有关系———利用率不高。很多药都要用到紫株草,一天要使用好几吨提取有用物质,它的渣子一天也有好几吨。那么渣子有没有利用价值呢?我肯定地说:有。如果我们能够提取出另外有益的成份,就是提高了药物的利用率,成本就会相对大大降低了。甘肃省礼县是大黄的产品聚集地,它的初步提取后也产生废渣,我就做了一个试验,证明废渣里还是有药物含量,只是量少了。

皮持衡:与其他产业相类似的是中药材种植、加工、开发的人才非常溃乏。我们在培养人才的模式和方向上与市场还不是完全吻合。

学院所能培养的多是常规的人才,与实际情况还是没有紧密集合在一起。中药材的种植,要根据其生态环境和天然条件来决定,这些人才基本上没有。在一线,虽然我们也培养了农民,但他们的起点毕竟很低,适应不了产业化的要求。在加工泡制的方面的人才基本上没有。在人才使用方面,企业追求“短、平、快”,没有做到人尽其才。从这几年统计来说,我们中医学院毕业在北京中药行业里的有300多人,中国中医研究院的几个研究所的负责人基本上是江西出来的;深圳有600多人;上海有300多人。我估计,在中药的毕业生中有三分之一留在了外省。

盛洪流:说到人才,常说待遇留人。我们也这样做过,我们集团去年就出台了一项政策,新来的大学生,如果他的月收入达不到1000元,由单位补贴达到。这样搞,第一年还可以,但一到第二年不补了,这些人的收入水平又下来了,很多人就走了。如果只是提高科技人员的待遇,普通职工又有意见,还是难办。

主持人:江西发展中药产业意味着什么?

皮持衡:省里把中药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我觉得非常好。有这三个战略上的意义:中医药是国家的优秀文化传统,从人们的保健事业上来说,为广大老百姓的健康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民族的繁荣昌盛多年来都依靠中药;从现代经济发展来看,意义也十分重大,我们很多西药都是国外来的,属于引进的“舶来品”,但是中药却是我国特有的,在医药方面独树一帜的品牌;目前来说,也是解决我们的“三农”问题的有效途径,我们省总人口中有三分之二是农民,搞中药材的种植比较合适,我们国土面积的十分之六都是山地和丘陵,山地不适宜种水稻,但可以种中药。

彭志平:发展中药产业是我们省推进工业化的重要突破口之一,并且它是符合现在走新型工业化的路子的要求。发展中成药和生物医药产业,可以促进高新技术和先进实用技术的运用;可以从农业中衍生出新产业,实现高附加值,提高经济效益;可以充分发挥我省生态优势、资源优势、综合成本低廉优势、区域优势等比较优势;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促进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的转移,安排大量城市下岗工人再就业;可以使省里发展生态型劳动密集型产业优势凸显,实现经济的跨越发展。我想,发展中药产业,完全符合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的要求。

廖延雄:说到发展中药产业解决“三农”难题,我想补充说一下。省里2002年的中药材种植基地面积达到40多万亩,仅宜春市千亩以上的连片种植基地就有12个。汇仁药业、仁和制药、博士达药业等企业都在宜春有基地,并与农民签订了多年不变的收购合同,成为农民致富的稳定靠山。

主持人:江西发展中药产业有哪些优势?

彭志平:我觉得,我们江西发展中药产业有些优势。首先在生态方面,江西确实比其他省份有优势,江西给外地人的突出印象是江西生态好,青山绿水,没有污染,对中药材的种植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从地理上看,我们处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土地肥沃,气候适宜,加上它的生态好。像江西这么好的生态条件是不多的。这样的自然条件,也决定了我们的生物多样性。所以,我们的植物药的资源是非常丰富的:据统计,江西的中药资源有2061种,植物药有1901种,药用动物有146种。产生了许多江西独有的中药资源,如夏天无,只有我们这里有。目前,我们省的中药保护品种有122个,在全国除了吉林和广东,位居第三。

尽管外省的中药产业比我们发达,但它缺少这些自然条件。我们与广东朋友交流过程中,他们表示,更愿意将药材的原料基地放在江西,因为江西的地理位置离它更近,交通运输成本就低了;江西从历史渊源上来说,有着种植中药材的传统,有很多地道药材,包括贝母、枳壳、乌骨鸡等,这些都是我们的地道药材。我们还有特色的药材,如夏天无和草珊瑚等,有着传统的种植优势。产业方面有汇仁、江中等一大批全国著名的企业和著名产品。这些都对江西把中药列为支柱产业来说,都是基础性的条件。

盛洪流:还有,我们省的环境保护得非常好。土壤、空气和水里的农药残留量和重金属残留量比较少,容易开发出符合出口要求的有机中药和绿色中药。最近,国家科技部在江西搞了一个项目,对我们5个品种的中药材种植基地进行GAP(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检测,主要是对土壤、灌溉水和大气做检测。结果显示,我们省这些方面都是符合要求的。

主持人:江西发展中药产业应该还有个可以依赖的极具特色的中医药文化传统。

廖延雄:江西中医药发展历史悠久,至今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江西樟树自古以来被尊称为“药都”。并且,樟树的“樟帮”、南城的“建昌帮”闻名海内外,他们不仅是文化传统的产物,还是中药加工工艺的标志,是处于顶尖水平的。

皮持衡:江西历史上比较有代表的中药名家有南昌的吁昌、抚州的汤显祖。刚才廖老讲到的“两个帮”代表了当时中药文化的一个顶尖水平的意思是,这两个帮在中药加工泡制的技术,一直到今天还部分在延用。

盛洪流:它的工艺实际上也就是现代的加工理论的体现。如现在的超微粉碎,所以说,在加工工艺方面,江西很有优势。

主持人:那么中药企业应该靠什么确立未来竞争优势?

廖延雄:中药企业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是标准,企业应该通过建立标准提高技术壁垒。如同样是板蓝根,广州白云山中药厂建立了指纹图谱技术,就把竞争对手远远抛在了后面;但同样是复方丹参产品,天津的天士力推出了滴丸制剂,其价格就是片剂的10倍。而且,目前国家、社会和企业三方面已经花大力气增加研究广度,加大研究的深度,制定、推行并实施中药材生产的GAP规范、中药饮片生产的GMP规范,并加强对中药炮制规范的研究和产品的开发,建立中药国际标准。

现在,有很多行业标准一提都是外国的,我们能否利用现代的工艺把中药提升到世界公认的标准。达到这种标准也就意味着中国的中药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中会占上风。江西的中药想要登上中国的舞台、甚至是国际舞台,不在标准方面占有优势是不可能的。收购、生产、销售都依照标准,拿到国内外市场都是无阻的。

彭志平:在搞好标准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扬长避短,抓住“重点市场、重点企业、重点品种”来抓。比如,除草珊瑚等已形成规模化产业的品种外,夏天无、丰城的鸡血藤、彭泽贝母、枳壳等品种应该重点做大。

盛洪流:现在,国内在保肾保健品的市场开发方面做得比较多,但在保肝的市场没人做,而这一块在美国做得比较多,我们也可以尝试着去做。企业不要再做“近视眼”了,加大投入,多开发一些一、二类新药出来。云南的三七,仅依托它所开发出的二类药,吸引了许多上市公司去投资。四川搞了青蒿素,外国就盯紧了四川,高价收购。我让研究人员在赣南采摘了一些我们的青蒿,让研究所化验一下含量,可否通过科学的影响方式增加它的青蒿素含量,再不行看四川的青蒿能否在江西引种,如果引种成功将会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皮持衡:在开发重点方面,还要注意与临床结合起来。我们的企业应按照江西的疾病谱来做,临床需要什么的药,就开发药来应用,这将是一块稳定的市场需求。从目前江西的疾病谱来看,省内药业方面第一大市场是关节炎,第二是妇科用药。

盛洪流:我们的研究机构,完全可以借鉴国际上对植物药市场开发的经验,对药物进行深度开发,不要再停留在浅层次的开发上。最近,东阿阿胶、天士力在这方面得到的好处非常多,他们请来国外著名研究所合作开发产品,迅速打开了国际市场。国外的很多研究所在国内设了很多派出机构。如果把他们的成果引进来,对我们的产品进行二次开发,我们的产品又有了新的利用价值。除了产品开发方面,我们还要积极引进国际上先进的生产技术和设备仪器开发我们的中药。

彭志平:在中药产业方面,同样面临着整合资源的任务,让有中药品种、但销不好的企业和销得好、但没有品种的企业进行整合,发挥资源的最大效益。

我有个建议,我们省除了要大量种植适宜我们气候条件的地道药材外,还可以瞄准国内大型医药企业所需要的原料药材,如果能够引种的话,也可以用种植来带动我们的中药产业的发展。

主持人:政府方面能做些什么?

彭志平:政府的“手”不好过多地干预市场,但中药产业与别的产业不一样,它是集第一、二、三产业为一体的朝阳产业。它涉及到不仅是农业、林业、医药、科技等多个部门,而且这些工作都是分片管理的。如果没有一个集中协调的组织来协调,很难形成合力。

皮持衡:政府要有规划,根据全省的资源情况,进行调查后进行规划,云南的规划就是种植田七,我们省也要找一个品种做突破,再去引导农民去种植。政府要扶持中药产业的发展,不一定要给钱,政府要做的是给相关的扶持政策,包括土地、税收等。还有就是在中药的产业区域化布局上政府要规划,要像云南种植田七那样———政府先做示范区,再去引导农民按示范区的要求和种植标准来种植,从而形成若干个大面积的基地。

彭志平:发展中药产业,我们既要利用中药材更要保护它,如果我们老是这样挖、零星地搞,加上药材变异也很快,就会造成资源越来越少,最终丧失资源上的优势。我们可以通过高技术手段,通过一些生物技术去搞一些图文谱,进行分析,用快速准确的方式,把一些濒危的品种进行培植,进行保护。

彭志平:我们在广东调研时,他们说,只要广东的企业出了一个产品,省里就让它进入省级医保目录。而我们省甚至出现了国家一、二类药进了省级医保目录,但是进南昌市却很难,这种体制亟待理顺。

盛洪流:“十五”期间,省里准备把中药工业比重由现在的56%提高到65%以上,使之成为全省医药工业的主角。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